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雷蕾的博客

感谢您的光临,本博所有图片文章,均是本人拙作。敬请多多指导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,会计师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。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是我的追求。 感谢您的光临,本博所有图片文章,均是本人拙作。敬请多多指导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我的风花雪月的故事  

2008-01-27 15:11:01|  分类: 习作(待选佳作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春节逾来逾近了,也逾来逾念家,给留在长沙的弟弟打电话,弟弟告诉我长沙连日大雪,树木都压断了许多,28日预报说还有的一场大雪,就连在深圳的我们,也有了感觉

昨日,晰晰沥沥的下着雨,绵绵的,落在深圳还是绿意盎然的树上,恍如家乡初春的雨,及至撑了伞,走在街市,听着雨打在伞上的噼拍声,冷风嗖嗖吹来,又觉得是家乡的雨夹雪籽的感觉,呵呵,倘深圳也下一场雪,又会如何呢,不觉雀跃起来

雪的记忆,排山倒海般的袭来

之一 踏雪的小女孩

小的时候,冬季一觉醒来,窗外白晃晃的一片,知道是下雪了,必定要待母亲做好了饭,在堂屋燃起熊熊炭火,把我们的小衣烤得烘烘的拿来,方才肯穿上起床

待起床了,又不怕冷了,从不肯在堂屋烤火,却跑到室外去

室外,漫山遍野都已穿上雪白的衣裳,厚厚的,雪白着,晶莹着,树枝被压得弯弯的,远处的山上已有人在捉野兔了,家中二哥已开始扫除庭院里的积雪,然后把那些积雪堆栈起来,垒一个可爱的雪人:姐姐拍着小手围着唱着;弟弟还小,就站在屋檐下,拿根棍拨那些长长的冰峻;我呢,我喜欢去那还没人迹到过的地儿,踩上一串脚印,静静听那踩在雪地的清脆的吱呀声,那真是一个奇妙的感受:树林里 旷野中,白茫茫的一片,似乎是人迹罕至中,只有我一个人的小小脚印,弯弯斜斜的伸向远方,------,流连着,发呆着,母亲不叫,我是不会回家的,自然,也常因为雪覆盖着看不见沟坎要摔上好几跤,有次我还摔到沟里,还是二哥找到我拉我上来(真的并不冷,只是小脸冻的通红罢了。)所以二哥,自小就叫我憨子。

我后来读红楼,读到宝玉出家,白茫茫一片时,就曾暗想其实是不是我从小就有些慧根哟

是不是,说不定那天想通了想透了也就抛却红尘了

之二:春心萌动的少女

好多年没见到雪了,小时候家乡的雪,总是那么飘飘洒洒温暖而深情,每年都要下三二场的.

   我所见过,至今仍深印脑海的景象,是十三岁那年大年初二,下着鹅毛大雪,寒风凛冽,空旷的田野上,厚厚的积雪中,行走的一对男女,女子围着大红鲜艳的丝巾,长得天仙一样,男的英俊挺拔,着威武的草绿的军装,每过一个小小的田坎,军官总要回身,将手伸向女孩子,握住,轻轻拉她过去,这当儿,女孩子会羞涩甜蜜地一笑----

  那天上午,我站在自家菜园子里,看的呆了,十三岁小小的少女的心,悸动了

  多么地渴望,在雪地里,也有一双手,是伸给我的,握住,轻轻拉我过去

------

  

之三: 风雪夜归人

长大些,我到一中念书了,印象中,有个周未冬季的下午,放学后,飘起了雪花,同学们都不回家了,我因为每周未都有回家,恐母亲担心,又觉得 不至于下大雪吧,一个人也回家去了

 从一中所在地长桥坐公车到黄花镇,就是现在长沙的黄花机场口,有一个小时就够了,到了黄花镇回家就得步行了,走大路要二小时左右,插近路(小路),平时最多也就一个半小时吧

我决定走小路

没料到,自我上车就下起鹅毛大雪,下车到黄花镇时,已是白雪皑皑看不见地面了,我是进退维谷了,还得硬着头皮往家赶。

雪越下越大,抄小路走了不到半小时的路途,雪就漫过雨靴了

天渐渐暗下来,路上已看不见一人,只有远远近近的农家冒出的袅袅炊烟点点的灯光,温暖着我,我早已无心欣赏雪景,路边黑黝黝的树木里仿佛藏着什么,真的害怕起来,真的就想跑起来,可哪里跑得动?

路倒是看得清,有清冷的雪光映照着,内衣早已湿透,脚步已如铅般沉重,茫茫四顾,回家的路仍然漫长,我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

翻过一座山还有一座山,走过一条垅还有一条垅,回家的路,仿佛没有尽头,大雪却仍然纷飞着,行走中,雪不觉间已漫至我的小腿,我第一次觉得茫然无助,孤独恐惧紧紧抓住我,我觉得我要虚脱要崩溃了-----

又转过一个山坳,突然,我发现一个身影,一个穿着军大衣的身影,草绿的军装,在雪地,在旷野是那样的鲜艳,是那样的亲切

“解放军叔叔,你好”

我不顾一切地呼喊起来,居然那么自然地用了解放军叔叔的字眼

军人转过身来,我看见了帽檐上闪亮的五星和领口鲜红的领章

“等等我”

仿佛平添了许多力气,我快步赶过去

“小妹妹,你是---?”

他亲切地问候我

我们交谈起来。

他是部队探亲回家的,居然和我是一个村的,就住在我姨妈家隔壁。

“我要回家,可我走不动了”

“好啊,那我们一起走吧,你不介意挽着我吧”

他很绅士

我哪还介意,真的是求之不得

后来的路途,我几乎是趴在军人的臂膀,深一脚浅一脚,跌跌撞撞的,却还坚持说话,说些校园家中的故事给他听。

他呢,刚开始,还会幽默地回答二句,后来,随着夜暮的加深,就一心一意的赶路了

在那样深的雪地,拖拉着我,也是很不容易很辛苦的一件事了

远远看去,我们就是一大一小二个雪人了,在漫天大雪中挪动了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终于到家了,父母早已焦急万分,对军人自是感谢不已,要煮荷包蛋吃

军人坚辞言家人也在待候.

我呢,雪人一个,手脚都已僵硬,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

由得母亲缷了衣裳弄了姜汤水喝

------

雪的记忆,还有放多,都是美好的温暖的记忆

记得母亲曾带我看过像,相师曾说的二句话我一直记得:一是:这女孩子长的虽谈不上漂亮,却很妩媚,呵呵,这是说我了,能妩媚着也不错的了;二是:这女孩子命好,总能遇到贵人相帮,呵呵,这太让我高兴了!出门靠朋友,朋友就是贵人了!也奇怪,我的人生真是比较顺,各个关口都有贵人相帮!

深深感谢雪夜送我回家的军人!

深深感谢各个阶段帮扶过我的贵人们!

 深深感谢而今还在给予我各种关怀的贵人们!

没有你们,我的人生一定没有现在的精彩!

 

 2008年元月27日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6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