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雷蕾的博客

感谢您的光临,本博所有图片文章,均是本人拙作。敬请多多指导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,会计师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。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是我的追求。 感谢您的光临,本博所有图片文章,均是本人拙作。敬请多多指导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)我醉了,那片金灿灿的胡杨啊  

2009-10-22 21:18:30|  分类: 额济纳旗风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10月11日在居延海拍完日出回来,我们再去拍胡杨。我这已是第二次拍胡杨了。一心想拍些气势,拍好斑谰色彩。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跟着大部队行了一程,不对啊,还不及昨天拍的啊。迅疾退回到马路边,有一个铁轨样的高台,爬上去。哈哈,河的另一边水草茂密些。蒙古人特木,还有车上用大机器的那位老先生三二人在那边。返回车上提了我的三角架就赶过去了。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行至半路,遇到一个回来了:太多蚊子了,受不了啦。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径直往前走。绕过水草泥泞地,终于遇见了这片林!九十点钟的太阳照耀下,闪闪发亮。我赶紧拍起来。用上我的偏光镜,色彩好的不得了!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我觉得连对比度都不用调,就挂上来,不知怎么,传上来似乎就没那么美了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 

全逆光的通透性。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河边的更有气势啊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再来一张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拍完这几张,我又找不见人了,看看前方有一个大拐弯,那也有一片更大的胡杨林。我还是赶紧过去吧。

河边围绕着还不太算高的铁丝网,我小心翼翼地过去:咝地一下,运动裤子还是挂破了个小孔。

(去之前就有去过西藏的朋友跟我讲,外出带冲锋衣去吧,我倒是穿了,就没买冲锋裤子。冲锋衣太好了,在这样泥里沙里拍摄!强烈建议博友们外出预备)

“有人吗,在哪里啊”

我不知道要不要过河,又从那里过河。不仅喊了起来。

“你不要过来了,快到时间了。”

不算太远,传来了声音。

不多一会儿,从胡杨林钻出了二人。“太美了,啊,真是太美了”

一边走还一边啧啧赞叹,树又美,倒影更美。

(原)我醉了,那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(他们去的小树那边的方向,我就到此返回了)

我这拍的,流动的河水浑浊,并不算太美啊

“怎么不叫上我”我不禁有些不悦。

“叫了啊,特木招呼了大家来拍啊”

我不知道,是不是我太专注,没听到,还是我们这样组的团,大家都不熟悉,除了领队组织者外大家都各顾各。(不过,拍起来,我恐怕也是只顾自己了)

我想看看是怎么个美法,大佬是大画幅胶片机,看不到。特木嘛,那破机拍的,不看也吧

这就是我的天大的不对了:

最后一天回程,车行在茫茫戈壁滩,实在太无聊。我信手拿了特木的相机,只一眼就惊呆了:那破机里面拍的片子,那选材那用光那构图没的说!自知那水平不知比我高出了多少倍!说不定还是我们车上的最高水平!

不禁肃然起敬!

原来特木从年少起拍片已有二十多年,自己还开着相馆,是专业的资深人士,是请来给我们带路指导的!

压根就不是我等业余发烧友可比的。

拍片重要的不仅是器材,而更要紧的是器材后的那棵脑袋!!!

我谨记。

特以此文图勉励自己。

(原)我醉了,那片金灿灿的胡杨啊 - leilei.502 - 雷蕾的博客

中立者特木。阿拉善左旗蒙古人。瑟缩在一边的是我。由摄影领队拍。可真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